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岗位职能

聚焦两会楼继伟:个税征收拟分类扣除“养家”费用

时间:2021-04-07 21:12:00

  目前全国两会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个税的征收也备受关注,下面小编为大家整理了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对个税征收的观点,供大家浏览。

  个税征收拟分类扣除“养家”费用

  昨天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记者会,邀请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答问。他透露,今年将把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法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审议,改革后的个税征收有望对房屋按揭利息、子女教育抚养等“养家”费用做分类扣除。

  个税改革

  “养家”费用考虑分类扣除

  楼继伟介绍,我国曾多次上调工薪所得税的费用减除标准(即个税起征点)。和绝大多数国家不一样,我们实行的是分项征收的个人所得税,只对工薪所得有一个基本费用减除标准。改革的方向是考虑综合所得,确定综合的减除标准。楼继伟表示,简单地提高个税起征点是不公平的,他举例说,一个人每月工资5000元,自己过日子可以过得不错,可是如果要养孩子,甚至还有一个老人需要赡养,日子就会非常拮据,所以统一减除标准本身就不公平,在工薪所得项下持续提高减除标准不是个税改革方向。

  楼继伟介绍,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这个事情很复杂,去年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等有关部门,一起研究了个税改革涉及的重点难点问题,形成了一个改革方案。“我们现在的做法是分步到位,综合所得税这么多年一直想做但没做到,就是因为太复杂。”楼继伟表示,对于社会关注的扣除标准问题,总的方向是把11个分项综合起来再分类扣除,而不是简单按统一标准做工薪项下的扣除。

  对于分类扣除,楼继伟解释说:“比如说,个人职业发展、再教育的费用要扣除;保障基本生活的首套住宅,它的按揭贷款利息要扣除;再比如说你抚养一个孩子,他是处于义务教育阶段、高中阶段还是大学阶段,扣除标准还会不一样。现在全面放开‘二孩’了,大城市和小城市的标准,真正产生的费用也不太一样。还有赡养老人的费用,这些都比较复杂,需要健全的个人收入和财产信息系统,还需要相应地修改相关法律。”

  楼继伟表示,目前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等有关部门的改革方案已经提交国务院,按照全国人大的立法计划和国务院的要求,今年将把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法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审议。

  楼继伟强调,新政的复杂在于执行,首先税政就比较复杂,重点在于执行环节,之后再根据条件分步实施,先做一些比较简单的部分,随着信息系统、征管条件和民众习惯的建立,再逐渐完善。

  背景个税征收共有三模式

  从国际上看,个人所得税制主要分为综合个人所得税制、分类个人所得税制以及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三种模式。

  具体来看,综合个人所得税制是对纳税人在一定时期内取得的各种来源和各种形式的收入加总,减除各种法定的扣除额后,按统一的税率征收,例如美国现行就是这种个人所得税制。

  分类所得税制是对税法列举的不同应税所得项目,分别适用不同的扣除办法和税率,分别征税,例如我国现行就是这种个人所得税制。

  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则兼有上述两种模式的特点,即对一部分所得项目予以加总,实行按年汇总计算纳税,对其他所得项目则实行分类征收。

  目前我国个人所得税的所得项目分为11类,包括工资薪金所得;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经国务院财政部门确定征税的其他所得。

  财政赤字

  财政赤字率仍可适当提高

  楼继伟介绍,今年我国的赤字率为3%,比去年实际的赤字率提高0.6个百分点,今年中央和地方赤字合计是2.18万亿。对于增加了0.6%的赤字率,楼继伟介绍,这首先要保证一些重点的支出。保重点支出,就要优化支出结构,按照可持续、保基本的原则,安排好民生支出,严格控制例如“三公”经费的增长,甚至要压减,让更多的支出保证基本公共服务和重点民生支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要对收入高增长时期支出标准过高、承诺过多的不可持续的支出,或者政策性挂钩的支出,在合理评估的基础之上,及时压减。

  按照国家确定的脱贫目标,今年增加了扶贫方面的支出、老少边穷地区的转移支付。中央基建支出,今年也安排了5000亿。由于实行营改增,无论是中央财政还是地方财政都要减收,还有将一些行政事业性收费压减,有的是取消了。加上扩大了其他的优惠政策,比如给个人和企业要减负5000亿,这一系列因素造成了收不抵支的一些赤字。

  楼继伟分析,PPI(生产价格指数)连续下降,使得财政收入增长的空间受到挤压,但这不是我们就没有赤字的空间了。我国还是有一定的空间,但是也不能增长得特别多,因为我们的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只有30%左右,低于一般国家的比重,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比重。所以,赤字率还可以适当提高。

  楼继伟说,扩大赤字,就是政府“加杠杆”,从而支持全社会通过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等“降杠杆”。“只要全社会的杠杆能够逐步降下来,政府的杠杆也逐步可以释放。”

  政府债务

  中央财政有继续发债余地

  针对“债务负担很重的国家最终都出现了经济危机”的观点,楼继伟强调不能一概而论。比如美国现在债务率比2008年高了很多,但是它的经济在复苏。有的国家债务率非常高,但是持续紧缩。

  楼继伟介绍,因为债务和赤字连在一起的,赤字扩大一般是发债来弥补,所以债务空间和赤字空间是连在一起的。对于如何控制债务空间,他说,我国的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大约为40%,特别是中央只有11万亿左右,按GDP算,这在可比国家中是比较低的。这方面我们还有一定的空间,我国中央财政还有继续发债的余地。

  “重要的是,我们要把这些债务空间利用好,使得今后能支持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使得经济的活力在增加,这个空间就算是很好的利用了。”楼继伟说。

  “不能把赤字空间都用在基本支出上、一般公共支出上,那就会出现大的问题。”楼继伟说,对此要保持“黄金原则”,把债务用于资产而不是用于“吃饭”。

  对于如何防范地方

  政府债务风险,楼继伟解释,中央政府债务问题不大,关键是地方政府会不会在《预算法》规定之外出现新的债务的口子,那样的话债务风险就可能会突破,这方面会同各级财政加紧管理,相信会取得效果。同时要防止利用各种方式变相发债,有的地方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项目是变相的借债,我们也在规范它。

  楼继伟说,去年经过批准下达各地3.2万亿到期存量债务的置换债券,今年统计的地方到期债务还有5万亿左右,继续允许地方发行债券置换到期的债务。“恐怕明年还要做一些,基本上就把到期的债务置换了。”他说,以后年度还有到期的,只要在债务余额之下,地方可以借新还旧不是大问题。

  他指出,当前大的问题,一是要控制好那些或有债务,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候需要地方政府代偿的比例可能扩大,包括地方融资平台上承担的政府或有债务;二是要防止利用各种方式变相发债,规范PPP项目,防止地方变相借债。“如果把债务的风险控制住,不会给经济造成大的伤害。”

  “营改增”

  全面“营改增”是今年硬任务

  此前预期力争2015年全面推开的“营改增”推至今年,楼继伟说,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了“5月1日全面实施营改增”的时间表,军令状已经下了,这是今年的硬任务。

  楼继伟说,营改增改革情况复杂,去年财政收入情况不太好,而剩下的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一揽子纳入改革则是最大的难点,因为改革任务量大,涉及企业多,其中生活服务业占大头,四个行业占了大致960万户,对应营业税1.9万亿,占原营业税总收入约80%。

  楼继伟说,最后几个行业一起推,是为了打通抵扣链条,实现完整的消费型增值税。尤其此次把不动产纳入增值税的抵扣链条,非常有利于企业去投资。“我们要鼓励投资,特别是鼓励高质量的投资,企业自主进行的投资可以抵税。”楼继伟说,不动产抵扣还要有个消化过程,最终做到行业不增负。对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来说都会减少,但地方减得多,会以过渡性办法解决。